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pico有机会成为下一个switch或者ps吗?

时间:04-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43

pico有机会成为下一个switch或者ps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日晞研究所,作者|ICE2022年9月,字节跳动召开了PICO收购一周年纪念会,他们曾经为了收购PICO跟腾讯大打出手,然而,腾讯对于估值仅有20亿的市场并不感兴趣,没有增加更多的投资预算,相反,字节跳动对VR领域的期待值更高,最终以90亿的收购价拿下PICO。由于发生的事情过于匆忙,中国VR科技领域出现了一片哗然声。一时间“操之过急”、“基础设施未完善”、“元宇宙仍存在泡沫”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对于领先型的科技巨头而言,错过下一个时代的风险远高于过早押注,也许尽早地布局是为了抢占赛道。歌尔可能并没有给足PICO充裕的资金去投入到巨额研发预算的VR赛道,也许是歌尔股份急于脱手PICO的重要原因。但不妨碍字节跳动将纪念会现场打造成可媲美顶级科技企业发布会的级别,字节跳动几年来都没这么高调。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字节跳动开完会至今已有半年,PICO的声音似乎慢慢变小,可能是chatgpt问世后挤压掉VR热度所致。据字节跳动前员工透露,字节跳动至今在PICO业务上仍处于亏本运营的阶段。可能字节跳动在VR赛道上的种种动作,背后暗藏着更多的秘密。抢占赛道, 操之过急?2022年9月,字节跳动召开了PICO收购一周年纪念会,他们曾经为了收购PICO跟腾讯大打出手,然而,腾讯对于估值仅有20亿的市场并不感兴趣,没有增加更多的投资预算,相反,字节跳动对VR领域的期待值更高,最终以90亿的收购价拿下PICO。由于发生的事情过于匆忙,中国VR科技领域出现了一片哗然声。一时间“操之过急”、“基础设施未完善”、“元宇宙仍存在泡沫”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对于领先型的科技巨头而言,错过下一个时代的风险远高于过早押注,也许尽早地布局是为了抢占赛道。歌尔可能并没有给足PICO充裕的资金去投入到巨额研发预算的VR赛道,也许是歌尔股份急于脱手PICO的重要原因。但不妨碍字节跳动将纪念会现场打造成可媲美顶级科技企业发布会的级别,字节跳动几年来都没这么高调。但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字节跳动开完会至今已有半年,PICO的声音似乎慢慢变小,可能是chatgpt问世后挤压掉VR热度所致。据字节跳动前员工透露,字节跳动至今在PICO业务上仍处于亏本运营的阶段。可能字节跳动在VR赛道上的种种动作,背后暗藏着更多的秘密。烧钱规模达200亿, 押注迷茫的未来PICO从歌尔分割出来后,归入到字节跳动旗下,字节跳动也组织了创办以来最大规模的调整。原本移动互联网时期的APP扁平化孵化打法更改为六大平行业务部门,对应的板块分别为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PICO被安置到火山引擎业务部门下,这表明字节跳动已不再需要做细分板块的押注,他们已不再是那个需要海量孵化APP项目,量变产生质变,如今字节跳动的业务板块已经十分清晰明了,他们只需要担忧对未来风口的错失。PICO总裁周宏伟直接向杨震原汇报,可能字节跳动更期待以火山引擎板块为核心的AI、VR赛道能够带领着整个企业迈入到下一个时代。字节跳动也给PICO投入了海量的资源,算上收购价花费的90亿,目前已在PICO上花费超过200亿,但PICO方面回应媒体“涉及商业机密,不便透露”。可是,PICO给字节跳动带来的后续效益却有些不尽人意。2022年中国VR整体出货量55.8万台,PICO却在居高不下的退货率和闲置率上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可能字节跳动还是以纯商业的角度去判断VR对未来的影响,并没有捋清VR能够给企业目前带来多大的增量。PICO内部人士所反映的“卖一台亏一台”得到了认证,烧钱铺路的打法是根植于字节跳动的。似乎中国的科技头部企业在创新力上略有不足,特斯拉带动了新能源电动车产业;苹果带动了智能手机产业,至今仍是富士康最大的客户之一;OpenAI带动了AI产业,chatgpt以绝佳的翻译能力对翻译软件形成了降维打击;如今,字节跳动进入的正是由Meta带动的VR产业,依然是以流量占据市场,逐渐培养用户习惯的打法。也许是杨震面对媒体提问时,表明“至今我们也没搞明白元宇宙是什么”的真实原因。字节跳动始终还在保留着互联网时期的路径,但不该否认这种“路径依赖”,可能在建立成熟商业体系的过程中,企业本身也在逐步探索。销量未达标, 字节跳动要更变策略?从字节跳动公开的数据来看,2022年预计销售100万台PICO,但实际只售出70万台,这还是卖一台预计亏1000-3000的预期下,主要是字节跳动的PICO 4 Pr发布时间持续后延,原本计划2023年4月份发布。消费者一直没有等到,科技产品买新不买旧的惯性可能驱使着他们在持续等待。字节跳动对PICO的期待值可能不像人们预计的那么高,随着抖音的内容生态逐渐深入到线下的实体生态,字节跳动在直播、本地生活、团购优惠券、兴趣电商等领域似乎有更高的兴趣度。因为有足够高的盈利,抖音在2022年净利润高达1200亿,同期腾讯只有1156亿的净利润。这也涉及到字节跳动本身的基因属性,张一鸣是以结果驱动,做流量生态起家的理智型创始人,并不像马斯克、扎克伯格那般带有一定的理想主义,在2021年梁汝波接替张一鸣之后仍然延续着原始基因。字节跳动对VR的押注没有达到“All in”的级别,只是六大业务板块之一。VR是长期投入可能见不到收益的板块,因为涉足科技创新的探索必然会经历无数挫折,中间会面临不确定的风险。外界对PICO也有颇多揣测,认为他们可能会把2-3年做成的预期无限拉长,在这种不明晰的目标前景下,投资者的判断可能也会变得迷茫。但PICO毕竟是国内的第一大VR头戴式设备制造商,目前仍没有遇到竞争对手,可能此刻的迷茫只是初次涉及板块后受挫的表现。2016年,PICO创始人周宏伟也曾表示未来十年、二十年VR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字节跳动可能只是在初次涉足这个领域时表现的迷茫。同时,PICO从内容生态上没有这般不堪,因为背靠着抖音生态,在直播领域有着初步的应用,字节跳动的VR主播也在逐渐地完善,如果直播领域能够盘活,或许会是VR的下一个增长点。顺应趋势, 优化架构回到大环境,消费市场仍然在复苏的边缘徘徊,字节跳动虽然拥有巨额盈利的能力,也要考虑大环境的因素,在消费需求量压缩,新生板块研发周期较慢的增长预期下,字节跳动也对PICO板块进行了人员结构优化。2023年2月中旬,字节跳动裁掉了15%的PICO员工,PICO前员工表示离职前的半年,在内耗和内卷中喘不过气。字节跳动原本的组织架构存在非常完整的特性,让新收购的团队有些无所适从。Meta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这是早期无可避免的。PICO的员工并非大厂出身,身处潍坊的歌尔股份本身也不具备正牌互联网大厂的气质,PICO原成员有很多不是高学历,代码功底也有一定的不足之处,这也导致了字节跳动在优化架构的过程中费尽了心思。但PICO如今的尴尬局面仍是在业务拓展上迟迟没有取得突破,可能目前暂时处于国内领先性的地位,但创新性的科技领域需要更长久的投入和持续性的深耕。字节跳动不是纯粹的创新型企业,如今的生态更多仰赖于在流量端的深耕和算法应用机制的创新,可能这次弯道入场是字节跳动的一时冲动,但绝不代表着国内VR产业的落后。无论如何,错过下一个时代的机会可能就在一瞬间,字节跳动已经手握这把钥匙,如何打开下一扇门,可能仍需期待。可能在经济萧条的环境中,做创新的领头人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国内头部科技企业也相对缺乏领军人物,在一个产业创新的端口,更多需要有领军人物的出现。PICO或许是字节跳动的押注,但张一鸣也从听从汇报到逐渐不去,这对业务部门的影响相对较大。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